高堡奇人:A weird time in which we are alive ~ Reading 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

 

“A weird time in which we are alive. We can travel anywhere we want, even to other planets. And for what? To sit day after day, declining in morale and hope.”
簡譯:生於如此奇異詭譎的時代,我們可以四處遨遊,甚至還能造訪其他的星球,但為的是什麼?
為的只是日復一日地看著信念與希望愈漸凋零。

ー 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 Philip K. Dick
  (Chapter 10, Baynes’s thoughts) #P158/#E467

 

 

繼續閱讀「高堡奇人:A weird time in which we are alive ~ Reading 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

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 Martin Luther King Jr.

 

『現在叢林上方飛翔的鳥,應該無法像人一樣進行選擇吧。雖然有人希望自己能像小鳥一樣自由,但是鳥兒的飛行只是受到基因的命令後不得不做的行動。

所謂的自由,是指擁有選擇的權利。也就是,捨棄其他可能性,並以「我」為名做出抉擇。
ー 虐殺器官(2007),伊藤計畫 著

 

以下筆記的文體格式有別一般書評介紹、閱讀心得(而且是非常非常不一樣),內容主要為談論「虐殺器官」(Genocidal Organ by Project Itoh, 2012) 書中一些概念、意象、取材的延伸聯想,因而富含劇透線索與主觀見解,並且思考方向與其他書評差異甚劇,專業術語及理論的引用亦難以避免(語態已儘量口語了),甚至包含關於書中「屠殺筆記」的一些猜測與探索,因此,強烈建議訪客先將伊藤計畫的「虐殺器官全部讀完 (或劇場版動畫先看完),再決定是否要來參與我這個複雜迂迴的解讀遊戲…或解惑良方/困惑催化劑。並且篇幅極長~超級長文啊,建議分批閱讀。使用筆電/桌上型電腦瀏覽的話,比較不會LAG哦!

 

2019/07/05大谷長尾巴日公告親愛的讀者,若您欲透過伊藤計畫此書來理解當今政局與世道的荒亂…希望此篇至少能夠“陪伴”您,並且幫忙提問。此外本誌還有更多的陪伴與提問,都相關的,例如此篇的續作高堡奇人閱讀筆記(目前衝剌趕工中),涵括更多更加深入(也更具挑戰性)的剖析探索,相較之下筆者個人覺得3年前所著的虐殺器官筆記做為“起頭”不錯,但更完整、更一針見血的解析還是得看新文章。本誌書寫從不講究「時事性」,只因文章會自行找上歷史、時事與未來,自行乘上順流,與逆流來去。如果您眼前這篇文章正好找上了您所在的時事,或者時事的熾烈深淵找上了您…您並不孤單,願在此這些字字句句能做為您心魂的避風港、及時雨,就算是短暫的,淺薄的,可笑的也無妨。我知道這篇文章不只台灣的讀者多…大家加油。

201801/13&2019/01/30公告:新附錄內容更新完成(2年後對於虐殺器官的更多想法)。按我跳至段落所在

2017/11/03臨時公告聽吾友說最近虐殺器官的動畫電影DVD/BluRay(日版)已經推出,想必會有一些訪客在看完動畫後立馬過來這裡查閱心得~ 歡迎啊! 不過在此得先提醒一下:目前這篇文章的解析與聯想,是全部全部以伊藤計畫的原著小說為依據的,不受動畫影響。那聽說動畫電影版的敘述流程,還有意念表層的層次,好像會跟原著不太一樣,所以請注意嘍! 可能光看電影版之後,大家還是會覺得沒辦法一下子進入下列文章,這是正常的。沒關係,就先去看完小說再來吧~!

 

繼續閱讀「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If…. and with an ellipsis within an ellipsis

 

image

 

One man can change the world with a bullet in the right place.

我會說: So I aim at my words, that both build and destroy my world.

 

都沒人發現NWR的Bleeder(1999)裏面那個負責A片區的老頭Kitjo(由Zlatko Buric所飾演)常提到Lindsay Anderson嗎? 而Lindsay Anderson的電影偏偏沒出現在片中,片尾Kitjo與小弟Lenny才相邀下次一起看Lindsay Anderson。

 

所以我也來看個Lindsay Anderson吧…

 

繼續閱讀「If…. and with an ellipsis within an ellip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