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 Martin Luther King Jr.

 

『現在叢林上方飛翔的鳥,應該無法像人一樣進行選擇吧。雖然有人希望自己能像小鳥一樣自由,但是鳥兒的飛行只是受到基因的命令後不得不做的行動。

所謂的自由,是指擁有選擇的權利。也就是,捨棄其他可能性,並以「我」為名做出抉擇。
ー 虐殺器官(2007),伊藤計畫 著

繼續閱讀「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El tiempo es la sustancia de que estoy hecho. El tiempo es un río que me arrebata, pero yo soy el río; es un tigre que me destroza, pero yo soy el tigre; es un fuego que me consume, pero yo soy el fuego.

時間是我的構成實體。時間是一條令我沉迷的河流,但我就是河流;時間是一隻使我粉身碎骨的虎,但我就是虎;時間是一團吞噬我的烈火,但我就是烈火。

“Time is the substance I am made of. Time is a river which sweeps me along, but I am the river; it is a tiger which destroys me, but I am the tiger; it is a fire which consumes me, but I am the fire.”
Jorge Luis Borges, Labyrinths: Selected Stories and Other Writings.
此段格言曾引用於電影Alphaville, une étrange aventure de Lemmy Caution (1965)

譯文取自「波赫士全集」第二冊第171頁

 

…前大學英語教師余尊博士,曾以一份經本人簽名核實的證言,推翻了《歐洲戰爭史》第二百四十二頁所記載之事件內容。根據《歐洲戰爭史》的說法,1916年7月24日,原訂有十三個英國師準備對塞爾一蒙托邦防線進行轟炸,但是基於天候因素,導致轟炸被迫延至29日上午執行。然而余尊的證言,徹底顛覆了《歐洲戰爭史》所描述的轟炸計畫延期理由。

如今,此份原本缺少前兩頁的證言記錄,遺失內容部份已被尋獲。不過遺失內容的部份,卻又對這整個事件,賦予了出乎意料的詮釋…

 

繼續閱讀「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The Nine Billion Names of God

P69~70 The Nine Billion Names of God
上帝的九兆種名稱 by Arthur C. Clarke

Arthur C Clark

 

『…從喜瑪拉亞山僧院來的僧侶,為了以下的原因,租了一部電腦並雇用兩位美國電腦專家…根據僧侶的宗教信仰,上帝有許多名字,存在於九個字母的所有可能組合,並且要排除無法產生意義的組合 (例如在每一排中,超過三個子音的組合就得排除)。創造世界的目的為的就是讓所有這些名稱可以被發音或被寫下來…

 

繼續閱讀「The Nine Billion Names of G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