버닝:燒、空

 

當一則故事告訴你說:「我說的就是現在發生的事! 我反應的就是現況,就是現在!」可你卻聽不懂,覺得太誇張了,覺得故事跟現實有什麼關係!? 那麼,你就只是個手錶時鐘幾點幾分都看不懂的傻子…瞎子…

 

幾個月前,去爵士酒吧聽老闆講了幾段故事,或者說就算擺明愛聽不聽的,他都暢所欲言。其中關於一個女孩子的事他講得特別投入,我也聽得入迷…有點不想承認。最近再去店裏,問問他故事中那女孩後來怎麼了,他說…

 

聽他說話,就像是耳窩中窩著一隊The Jazz Messengers 。

 

其實…不要以為真有酒吧,有老闆,有音樂,

只要忘掉故事不曾存在就好了,非常簡單…

接下來望望時鐘,看看手錶…現在,就是現在…

 

繼續閱讀「버닝:燒、空」

一本自讀之書: A Book that Reads Itself

 

“Please — consider me a dream.” ー Franz Kafka

 

孩子們都會經歷一個時期,就是過度地忠於字面的意義,而產生類似超現實的意念。

像是很久以前,曾經以為 “A book that reads itself" 此句所指的,是書自己閱讀著自己~ 就像是一本書的書皮長出了手臂與手指,翻閱著自己的頁面,看著自己滿是字句的肚腩,讀著自己的故事。當然 “A book that reads itself" 一般常用的意涵,絕非如此地字面…

昨天,我夢到一本神奇的自寫之書與自讀之書,而我是書中的某一篇章。

那睡前,聽的還是同樣那幾張專輯…

 

 

繼續閱讀「一本自讀之書: A Book that Reads Itself」

時間的蒼穹、宇宙的最後喘息

 

Does the future still have a future?" ーJ.G. Ballard (Daily Telegraph, 1993)

 

“It’s always been assumed that the evolutionary slope reaches forever upwards, but in fact the peak has already been reached, the pathway now leads downwards to the common biological grave. It’s a despairing and at present unacceptable vision of the future, but it’s the only one."
ーJ. G. Ballard, in The Voices of Time (1960)

簡譯:一直以來,我們皆認定生物的進化只會愈來愈進步,但事實上發展的巔峰期早已過去。如今我們正步步邁向衰退,直至生物世界最終的墳場。如今我們所盼望的未來竟是如此,如此絕望,如此無法令人接受,但這就是唯一的未來。

 

J. G. BallardThe Voices of TIme…要如何形容這則短篇故事呢? 排除The Atrocity Exhibition系列它應該是JGB最為精緻,最複雜,最難懂的短篇作品了…也可以說是20世紀最經典的科幻故事之一(Wymer, 2012)。然而客觀而言,讀者無論母語是英語或其他語言,閱讀此作的過程恐怕都不會太順暢,並且除了語言問題以外,科學幻想的情境、超現實景觀的構圖,以及整體表達意涵的深度,或許真的都不是十幾年前的我可以理解的。

 

接下來我會依慣例稍微介紹一下故事內容,並提供閱讀筆記、相關聯想以及延伸介紹等等。基本上還是建議讀者們先大略把故事讀完,體會一下原作者的筆風與節奏 (有看沒有懂也無妨),再過來查閱以下的筆記內容。不過咧,我很了解我的近親密友們啦~ 你們就是懶啦!! 所以咧,這次還是當做是幫你們編大補帖啦! 能藉此鼓勵大家閱讀JGB也好。總而言之,怕劇透的就先去找書來看,不怕的就來一同抓狂腦燒吧!

 

封面圖片:Max Ernst,Oiseaux rouges (1926). Oil on canvas, 50 x 61 cm

(內文修訂中)

繼續閱讀「時間的蒼穹、宇宙的最後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