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聲:幻影之餌

 

“That’s evil
Evil is goin’ on wrong
I am warning you, brother
You better watch your happy home…" ー Evil by Howlin’ Wolf

 

羅宏鎮的新作「哭聲」(곡성) 確實不是一部容易懂的電影……如果觀眾只願意懂自己想懂的部份的話。而從另一角度來說,「哭聲」的劇情事實上也不怎複雜 ,只是敘述的迴旋構造,總是會把我們從思路的終點,瞬間帶回起點。

本篇不專注分析劇情架構,不做過度的解碼,只提供一些觀影過程的感觸,好與大家分享筆者我是如何"發現"破綻,又如何解釋片中各種神秘離奇的現象。注意:以下內容依然含有大量劇透線索,請訪客欣賞電影(建議看至少2~3次)之後,再來閱讀本篇,熟友們就無所謂啦。並且電影截圖部份,凡包括照片/攝影、佛像神像、神鬼幻象、駭人血腥畫面的內容,一律不使用,敬請見諒。

(內文持續校正中)

繼續閱讀「哭聲:幻影之餌」

Сталкер.無境潛行

 

“Some sort of pressure must exist; the artist exists because the world is not perfect. Art would be useless if the world were perfect, as man wouldn’t look for harmony but would simply live in it. Art is born out of an ill-designed world.”
― Andrei Tarkovsky

略譯:某種程度的壓力必須存在;藝術家之所以存在,是因為這世界並不完美。如果世界已是完美的話,藝術便會變得一無所用,就如人不再追尋和諧,只因自身已身處於中。因此,藝術源自一個不甚健全的世界。

繼續閱讀「Сталкер.無境潛行」

tantum religio potuit suadere malorum

 

tantum religio potuit suadere malorum
Trans. “To such depths of evil has religion been able to drive men."
or “So great the evil religion has aroused."
ーLucretius, De Rerum Natura (物性論, Book I, 101.
中譯:「宗教能叫人爲惡有如斯之大者。」

“The belief in a supernatural source of evil is not necessary; men alone are quite capable of every wickedness.” ― Joseph ConradUnder Western Eyes
中譯:「相信邪惡源自超自然現象是沒有意義的,人類本身便蘊涵各式各樣的惡邪。」

“Evil is unspectacular and always human,
And shares our bed and eats at our own table ….”― W.H. Auden
中譯:「邪惡並不奇特,它始終始於人性,因而它總與我們同桌共餐、同床共寢。」

 

極權暴政最為兇殘之處,不是身上穿著的軍裝,不是手上拿著的武器,更非頻頻策劃動輒千萬傷亡的大屠殺,而是其腐化人心的方式~ 他們不殺你,他們殺的是你心中的上帝,而弒殺之後,他們還會剝下上帝的皮囊並披在身上,讓你看到他們時,便誤信此即神蹟顯靈。如此,這些極權暴政方能順利地戕害那些擁有意志、思想與希望的人,並製造出一個個以嗜血為樂的殺人機器…

今天要來淺談已故英國傳奇導演Ken Russell的「驚世鉅作」The Devils (1971) ,中譯為「群魔」。Russell令人嘆為觀止的大膽描繪,精緻無比的場景 (由Derek Jarman所設計),以及演員們精湛驚絕的演出…The Devils步步如實呈現政治、宗教與人心的真貌~ 看著它們是如何輕易地隨著權力的腐敗,而跟著一同腐敗,進而使自由與人權,皆瞬間化為烏有……

繼續閱讀「tantum religio potuit suadere malorum」

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 Martin Luther King Jr.

 

『現在叢林上方飛翔的鳥,應該無法像人一樣進行選擇吧。雖然有人希望自己能像小鳥一樣自由,但是鳥兒的飛行只是受到基因的命令後不得不做的行動。

所謂的自由,是指擁有選擇的權利。也就是,捨棄其他可能性,並以「我」為名做出抉擇。
ー 虐殺器官(2007),伊藤計畫 著

 

以下的筆記可謂是相當"另類"的記述內容(符合本誌的一貫作風吧!),主要為談論「虐殺器官」書中一些概念、意象、取材的延伸聯想,因而富含劇透線索與主觀見解,並且思考方向與其他書評差異甚劇,專業術語及理論的引用亦難以避免(語態已儘量口語了),甚至包含關於書中「屠殺筆記」的一些猜測與探索,因此,強烈建議訪客先將伊藤計畫的「虐殺器官全部讀完 (或劇場版動畫先看完),再決定是否要來參與我這個複雜迂迴的解讀遊戲…或解惑良方/困惑催化劑。並且篇幅極長~超級長文啊,建議分批閱讀。使用筆電/桌上型電腦瀏覽的話,比較不會LAG哦!

 

2017/11/03臨時公告:聽吾友說最近虐殺器官的動畫電影DVD/BluRay(日版)已經推出,想必會有一些訪客在看完動畫後立馬過來這裡查閱心得~ 歡迎啊! 不過在此得先提醒一下:目前這篇文章的解析與聯想,是全部全部以伊藤計畫的原著小說為依據的,不受動畫影響。那聽說動畫電影版的敘述流程,還有意念表層的層次,好像會跟原著不太一樣,所以請注意嘍! 可能光看電影版之後,大家還是會覺得沒辦法一下子進入下列文章,這是正常的。沒關係,就先去看完小說再來吧~!

201801/13公告:新附錄內容更新完成(2年後對於虐殺器官的更多想法)。按我跳至段落所在

繼續閱讀「虐殺器官:暴行語法學 the syntax of enornmity」

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El tiempo es la sustancia de que estoy hecho. El tiempo es un río que me arrebata, pero yo soy el río; es un tigre que me destroza, pero yo soy el tigre; es un fuego que me consume, pero yo soy el fuego.

時間是我的構成實體。時間是一條令我沉迷的河流,但我就是河流;時間是一隻使我粉身碎骨的虎,但我就是虎;時間是一團吞噬我的烈火,但我就是烈火。

“Time is the substance I am made of. Time is a river which sweeps me along, but I am the river; it is a tiger which destroys me, but I am the tiger; it is a fire which consumes me, but I am the fire.”
Jorge Luis Borges, Labyrinths: Selected Stories and Other Writings.
此段格言曾引用於電影Alphaville, une étrange aventure de Lemmy Caution (1965)

譯文取自「波赫士全集」第二冊第171頁

 

…大學前英語教師余尊博士,曾以一份經本人簽名核實的證言,推翻了《歐洲戰爭史》第二百四十二頁所記載之事件內容。根據《歐洲戰爭史》的說法,1916年7月24日,原訂有十三個英國師準備對塞爾一蒙托邦防線進行轟炸,但是基於天候因素,導致轟炸被迫延至29日上午執行。然而余尊的證言,徹底顛覆了《歐洲戰爭史》所描述的轟炸計畫延期理由。

如今,此份原本缺少前兩頁的證言記錄,遺失內容部份已被尋獲。不過遺失內容的部份,卻又對這整個事件,賦予了出乎意料的詮釋…

 

繼續閱讀「In a Garden of Forking Pat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