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形污點

Holbein的名畫〈使節〉(The Ambassadors) 畫中底部出現了變形、突兀的污點。但也就是這個污點(其實是骷髏頭輪廓)才揭示出這幅畫的真正涵意~所有充斥於這幅畫裏的俗世財物、藝術品與知識都是沒用的,這個汙點將這幅畫去自然性,將所有元素都變成可疑的,因此才開啟了追尋意義的深淵~即任何一事物都不是其所呈現的的狀態,每件事都需加以詮釋…

 

…每件事物都具有某種附加、剩餘的意義。這個確立、熟悉的的意義基礎被開啟~我們發現自己身處於一種完全曖眛的狀態,但這樣的匱乏迫使我們製造一種新的隱藏意義:這就是無盡的驅動力量。在匱缺與剩餘意義之間擺盪,構成了主體性的適當面向。經由這「陽具 」汙點,被觀看的圖化就形成了主體化:它可以回觀我們,我們也不再是客觀的觀察者了。( p151)

 

 

繼續閱讀「變形污點」

客體的升華與墮落

客體的升華與墮落 (p137)

 

“昇華通常都會對等於「去性化」,也就是,要將以原慾著迷的「粗魯」對象滿足某種基本驅力,轉移到一種「提升」、「有教養」的滿足形式’…例如寫情書來誘惑女人,或是用筆戰來代替人身攻擊。
不過拉岡認為原來的「粗魯」滿足對象還不是原點,原點是與其相反的空無,這才是驅力所環繞的核心點… “

繼續閱讀「客體的升華與墮落」

雙重印記:真與偽的幻象漩渦

Only man can deceive by feigning to deceive…(p121)

 

…在希區考克電影中,「從外面進行到裡面」這樣的一種行為動作(劇情設定),事實上是展現相互主體關係的關鍵要素。通常這種設定如下:雖然我們必須偽裝、扮演成為另一個樣,但實際上,我們說不定真真正正原本就是這個樣,只是靠"偽裝"的動作來顯真,或是我們扮演之後,最後也真的就會變成那樣。(p122)

 

繼續閱讀「雙重印記:真與偽的幻象漩渦」

偵探的本質

p.91 “柯南道爾《紅髮會》(The Red-Headed League)故事中,描述一位紅髮人拜訪福爾摩斯,告訴他自己一個奇特冒險的遭遇。他在報紙上讀到一則廣告,專門給紅髮人一個暫時卻待遇優厚的工作。當他去了廣告所指定的的地點後,雖然有許多人的頭髮還比他更紅,但他卻從一堆人裏面被挑選出來。雖然這工作待遇很好,但事實上卻是毫無意義:每天早上十點到下午五點,他必須謄寫聖經的某些章節。”(←應該是抄百科全書內容)

 

“而福爾摩斯很快就解揭開這個謎:在這個紅髮人住家隔壁有一家很大的銀行(而這紅髮人則是在家待業,所以成天都待在家裏)。這些歹徒在報紙上登廣告,所以他就會去回應。他們的目的就是要確定他白天不在家,所以他們就可以從他家的地下室挖一條地道通到這間大銀行。他們在廣告上對頭髮顏色的欲求,其唯一的意義就是要引誘他去應徵…”

 

繼續閱讀「偵探的本質」

The Nine Billion Names of God

P69~70 The Nine Billion Names of God 上帝的九兆種名稱 by Arthur C. Clarke

image

 

“從喜瑪拉亞山僧院來的僧侶,為了以下的原因,租了一部電腦並雇用兩位美國電腦專家…根據僧侶的宗教信仰,上帝有許多名字,存在於九個字母的所有可能組合,並且要排除無法產生意義的組合 (例如在每一排中,超過三個子音的組合就得排除)。創造世界的目的為的就是讓所有這些名稱可以被發音或被寫下來…

 

繼續閱讀「The Nine Billion Names of God」

The Black House

P9~11 The Black House  黑屋 by Patricia Highsmith:

image

 

“在一個無名的美國小鎮,傍晚男人們會聚集在小酒吧,帶著懷舊的情結,談起一些地方的神奇傳說,內容大多是他們年輕時的英勇冒險事蹟,且這些故事都與位在小鎮附近山丘上的古屋有關。但是,這被稱為「黑屋」的老房子,聽說一直被詛咒著,這些男人,也都有絕不靠近這黑屋的默契,畢竟進入這黑屋的人,皆必死無疑。謠傳黑屋中其實有住人,這個獨居者會殺掉入侵者…

 

繼續閱讀「The Black House」

Store of the Worlds

P7~8 Store of the Worlds 世界的商店by Robert Scheckley

image

 

“故事的主角偉恩有一天拜訪了又老又神秘的湯姆金家族,湯姆金定居於荒野中的一個破爛小屋,但據說湯姆金會用某種藥草實現人們心中的慾望,不過要實現慾望,人們必須付出的代價就是交出自己認為是貴重的物質。湯姆跟偉恩說所有顧客都是非常滿意地離去地,而且事後都不會感到被欺騙……

 

繼續閱讀「Store of the Worlds」